Banner1

阎纯德相关信息

·相关阎纯德文章推荐
热门阎纯德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阎纯德文章阅读排

主页>学术视野>阎纯德> INTRODUCE

林海音的歷史地位文學史的考察

2008-10-04 13:25 作者:阎纯德 来源:2003年《华文文学》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中文摘要 林海音在20世紀的臺灣文學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其成就不僅表現在為臺灣女性文學奠基之重大作用,還表現在將文學作為一種人性的藝術所體現的巨大影響力量。 林海音身為創作者,其小說作品多以家庭為背景,擅寫婚戀悲劇,主題多為關注婦女命撸?L於心理刻畫

中文摘要
林海音在20世紀的臺灣文學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其成就不僅表現在為臺灣女性文學奠基之重大作用,還表現在將文學作為一種人性的藝術所體現的巨大影響力量。
林海音身為創作者,其小說作品多以家庭為背景,擅寫婚戀悲劇,主題多為關注婦女命運,長於心理刻畫及細節描寫。另外,林海音在北平成長,以臺灣為故鄉,她對這兩個地方的愛,呈現在其作品與人物形象塑造中。
身為編輯者、出版者,林海音關心、鼓勵臺灣作家不遺餘力,如鍾肇政、鍾理和等人皆受其提攜。
林海音擁有這兩種身分,不但創作了代表一個時代的文學精品,還因為作為「園丁」、「保姆」、「衛士」,為臺灣文學的發展、臺灣女性文學的形成和繁榮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關鍵詞:林海音、臺灣女性文學、女性文學、臺灣文學
深受「五四」文學影響的20世紀臺灣文學,是在不斷的歷史變遷中發生發展和繁榮的。雖然百年前的「馬關條約」曾把臺灣割讓給日本,使之遭受了深重的殖民統治,但是臺灣卻一直沐浴在中華炎黃文化的光輝之中。臺灣光復後,由於我們國內的政治之爭,使得一條海峽又把大陸與臺灣隔離了半個世紀之久。但是這種「割」無法「割」開我們,這種「分」也無法「分」開我們,我們同是中華母親的兒女。
從為反清復明的沈光文於1652年定居臺灣,並在1661年鄭成功光復臺灣後的1685年組織一批赴台抗清的「愛結同心」的文士建立「東吟社」,寫作表現抗清復明思想、記述和描繪臺灣見聞和感懷以及抒發懷鄉詩文,使臺灣這塊處女地上第一次開出文學之花,而播種者是沈光文,是他以及一大批來台文人共同開創了臺灣文學的新紀元。經過清朝往臺灣的大移民,文學也便隨著許多文人的入台移了過去。再經過移民後代——諸如丘逢甲、洪棄生、連雅堂、王松等以及吳濁流、張我軍、楊逵、王詩朗、張文環、鍾理和、林海音、鍾肇政、葉石濤等——的文化開墾,臺灣隨之形成了與大陸有著同一文化精神的「古典文學」和有著「五四」新文學現代神韻的20世紀文學,使之與大陸文學共同成為大中華文學的組成部分。但是,臺灣文學最光榮的傳統是「抗戰」,尤其是「抗日」的文化精神。
回顧歷史是為了說明歷史:其一為了客觀說明臺灣文學的來龍去脈,其二為了說明臺灣文學深遠的中華文化情結與無法改變的傳統,其三也是為了我們研討的主題內容。因為林海音及其同代女作家,她們都是20世紀臺灣文學的建設者。
林海音(1918‧3‧18—2001‧12‧1)作為一位「自由派」的民族主義者和愛國主義者,一生致力於文學創作、雜誌編輯及文學出版事業,不僅自己身體力行地在文學創作上成就裴然,成為20世紀「臺灣文學」的形成和拓展的功臣,而且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為培育臺灣文學新人嘔心瀝血竭盡忠誠,使她成為參與臺灣新文學奠基工程中的功勳作家之一,更是臺灣女性文學的最重要的奠基人,抑或說是臺灣女性文學開山者,為20世紀臺灣文學的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
二十世紀的臺灣文學是在「五四」新文學的直接影響下成長發展起來的。張我軍、吳濁流、楊逵等人以及稍微年輕的林海音都是臺灣新文學發展的參與者和創建者。但是林海音的功績更主要是表現在臺灣女性文學的創建上。
自沈光文定居台南迄至二十世紀初,在臺灣基本上沒有女性作家活躍於文壇。因此,可以說作為新文學的一個部分的二十世紀臺灣女性文學,它的形成晚於臺灣新文學的形成。
日據五十年,是臺灣悲慘的五十年。臺灣人民沒有自由,精神和物質都遭受著殘酷的壓迫,女性更是終生被籠罩在悲情之中。雖然日本明治後期崛起了女性文學,1911年以平塚雷鳥為代表的日本女作家成立了進步的女性文學團體「踏青社」,聚集了謝野晶子、長野智慧子、保標研子、物集和子、長谷川時雨、田村岸子、野上彌生子等有較大影響的女作家,她們出版《踏青》雜誌,張揚新的女性精神。平塚雷鳥在《踏青》雜誌的發刊詞上說:「原來,女性實際上是太陽,是真正的人。而今,女性是月亮,是依賴他人而生存、靠他人的光而生輝的,有著病人一樣蒼白面孔的月亮……」她呼籲女性首先要把自己當人——「真正的人」,自己起來解放自己。最初為了要發展女性文學的「踏青社」,進而轉向要求婦女解放:爭取個性、愛情、婚姻自由,以及經濟、政治上的權利。在一個對外懷著擴張野心的男權專制的時代,日本這個「新女性文學」的復興註定是要失敗的。她們在1919年還組織了「新婦人協會」,1922年女作家山川菊榮組織了「赤瀾會」,但是日本這些女性作家的思想潮流和文學創作均沒有影響到被日本奴役著的臺灣女性。一方面這說明日本人對臺灣統治的殘酷性,另一方面也說明中國人靈魂中所固有的排他性。日本人為了達到使臺灣從文化上永久脫離祖國而禁止中國人說中國話寫中國字,而只能講日語書寫日本文字。這種影響是深遠的,但是臺灣文學還是在黑暗中不斷地艱難前進著。雖然日據時期由於「民族的、階級的、家庭的種種壓迫和蹂躪剝奪了臺灣女性躋身文壇的權利」,但是女性作家不是沒有,只是極少。葉陶、陳秀喜、杜潘芳格就是那個時期作品不多的女性作家和詩人,但沒有真正的小說作家。陳秀喜是一位女詩人,早期她寫過日文短歌,光復後也寫過「現代詩」,但對當時和以後的臺灣文壇影響不大。就臺灣文學而言,使其發生根本變化的是在臺灣光復後的1948年前後一批來自大陸的作家的積極參與,加之臺灣本土作家的崛起,方使「臺灣文學」真正興旺發達起來,具有了強大的生命力。
在很長時期內,臺灣文學明顯具有兩大特性:一方面它具有「國統區文學」的特點,即它具有較多的政治性色彩;另一方面它擁有明顯的本土性,即疏離政治和較多的本土色彩。在臺灣文學的重大歷史轉折時期,1918年生於日本大阪的林海音,三歲時曾回到老家臺灣苗栗,五歲便隨父母到北平生活、讀書、工作,二十五年後於1948年與丈夫何凡(夏承楹)來到臺灣,開始了臺灣文學上的辛勤耕耘。與林海音幾乎是前後腳來到臺灣的著名女作家有年長於她的蘇雪林、謝冰瑩、沉櫻,以及與她前後算是同代人的正在成長的女作家張雪茵(1914‧3‧18)、徐鍾珮(1917‧2‧12)、琦君(1917‧7‧24)、繁露(1918‧12‧21)、潘人木(1919‧2‧28)、劉枋(1919‧3‧16)、孟瑶(1919·5·29—2000·10·6)、羅蘭(1919·6·30)、張秀亞(1919·9·19—2001·6·29)、胡品清(1921·11·14)、畢璞(1922·5·16)、锺梅音(1922·12·28—1984·1·12)、艾雯(1923·8·11)、郭良蕙(1926·8·17)、蓉子(1928·5·4)等。這些女作家是在國家特殊的時代全部來自大陸的,雖然她們不是臺灣本土作家,但是除了三位年長的前輩作家之外,她們的成名或成就基本都是在臺灣完成的。林海音就是同這些女作家一起主持了「臺灣女性文學的揭幕典禮」,共同成為臺灣女性文學的拓荒者。而在這個臺灣女性文學的拓荒群體裏,林海音的身份、成就與貢獻是極其突出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此处放横条广告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
      表  情:
      评论内容: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推荐使用网际快车下载本站软件,使用 WinRAR v3.10 以上版本解压本站软件。
      ☉如果这个软件总是不能下载的请点击报告错误,谢谢合作!!
      ☉下载本站资源,如果服务器暂不能下载请过一段时间重试!
      ☉如果遇到什么问题,请到本站论坛去咨寻,我们将在那里提供更多 、更好的资源!
      ☉本站提供的一些商业软件是供学习研究之用,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